散文
原載于2019年10期《航空畫報》
 

河南11选5中奖奖金多少:父親的散文詩

 
秋 泥
  今年“十·一”,恰逢國慶七十周年?;厥淄賂鋅灰?,七十載風云變幻,祖國已從積貧積弱之境,一躍而躋身于世界強國之林,成為穩定世界格局不可或缺的主流力量。感慨之余,不知為何總是想起父親,一個在新中國成立之際參加工作的老鐵路工人。父親生前最厭惡發牢騷的人,父親說,往前數二百年,現在是最好的時代,沒有饑荒,沒有戰亂,人人豐衣足食,這不就是幸福生活嗎。父親常給我們講一些他的童年往事。
  1940年,父親十歲。他站在沈陽火車站前,望著不斷走出車站的傷兵,滿眼疑惑:是誰把這些日本兵打殘的呢?那些挎著胳膊、拄著拐的傷兵昂首挺胸,唱著軍歌走過廣場,一副不可一世的的樣子。缺胳膊少腿很牛嗎?父親不解,更沒想到若干年后他也成了鐵路工人。那時,沈陽站不叫沈陽站,叫“奉天驛”。 
  父親是新民縣陳家洼人,十歲隨祖父來奉天(今沈陽)投親,討生活。祖父在北市場賣豆腐,大伯跟洋服匠學裁縫,父親就沿街做點小生意貼補家用。父親冬天賣燒餅,夏天賣涼糕。燒餅是芝麻鹽的烤餅,在北市場饅頭坊上的;涼糕是芝麻白糖餡的,在西關回回營進的。燒餅、涼糕都是七分錢進,賣一毛錢,一個掙三分。父親每天天剛蒙蒙亮就起來了,進完貨,就挎著籠屜盒,沿著馬路灣至火車站一線叫賣。那時日本人搞“糧食配給”,不允許中國老百姓吃大米白面。抓住了,按“經濟犯”治罪。所以,父親的生意雖小,卻做得提心吊膽。
  后來父親還是被日本巡警抓到過一次,那個矮胖的巡警好像非常生氣,狠狠地踢了父親一腳,哇哇叫著把燒餅倒進了垃圾箱,又踩爛了籠屜盒?;沽成廝?,下次再抓到你,就送你進大和警署法辦。
  打那以后父親再也不敢賣燒餅了,改糊火柴盒了。所以,父親對日本人又恨又怕。后來聽說那些日本傷兵都是在關里被中國軍隊給打殘的,父親就覺得很解恨。
  父親二十歲那年進“滿鐵電池株式會社”做學徒,老板是日本人。八一五光復后,日本人走了,國民黨接管了沈陽的工業企業,由于內戰,大部分工廠都停工了,鐵西區一片沉寂。1949年隨著沈陽冶煉廠(原來的奉天制煉廠)的大煙囪冒出滾滾濃煙,鐵西的大部分企業也逐步復工,父親的廠子改名叫鐵道部沈陽信號工廠。當工廠第一爐信號玻璃燒出來后,一些老工人都落淚了,說我們從今以后是在給自己的國家干活,不再是亡國奴了。
  父親在工廠的師傅姓胡,是新中國第一代技術工人。父親的師父有三牛:技術牛,酒量牛,脾氣牛。遇到原則事兒,管他是哪一級領導干部,誰的賬也不買。雖然扛上,卻備受尊敬,因為技術。八級工,大工匠,在企業是寶貝疙瘩。胡師父平時言語金貴,喝完酒后就瞪著血紅的眼珠子跟父親喊:
  “你給我聽好了——技術,技術,還是技術!技術過硬,天王老子咱也不尿他!”
  父親講,每逢此時他都作洗耳恭聽狀,心里卻憋不住想樂。胡師父說話帶口音,把技術說成了雞術。父親記住了師傅的話,刻苦學習技術,因此連續十七年被評為廠級先進生產者。
  父親的師傅長身量,紅臉膛,說話粗門大嗓。小時候父親經常領我去胡師傅家串門,師徒倆都喜歡喝一口,父親常拎著一瓶散白酒,在他師傅家小院子里的葡萄架下喝酒。胡師傅住的是日式平房,房子帶飄窗,暖氣,地板,管道煤氣。我非常喜歡,就和父親說,爸,我們家咋不住這樣房子?父親說,你胡大爺是八級大工匠,享受的是科長待遇。
  我一直認為,父親和胡大爺那一輩人在一起喝酒才叫真正的喝酒。師徒倆都是言語金貴的人,喝酒的時候誰也不看誰,端起酒盅,朝對方送一下,一揚脖,“吱兒——”地下去半盅,然后“嗨”地哈口氣,夾一口菜在嘴里咯吱咯吱地嚼,或者抓幾?;ㄉ耆テ?,扔嘴里嘎嘣嘎嘣地地咬。師徒倆很默契,都是笑瞇瞇的神情。
  胡大爺的酒量比父親大,一頓能喝半斤,父親也就是二兩多。后來胡大爺的牙齒掉光了,就含著糖球喝酒,說起話來就含混不清。再后來胡大爺退休了,我們家分了新房子,搬離了老家屬宿舍。父親退休后喝酒沒了節制,一天三頓酒,終于喝出了腦血栓,住進了鐵路總院。出院后被栓住了一條胳膊一條腿,開始拄著棍兒走?;疾∏案蓋自タ垂復問Ω?,得病后就去不了了。父親戒了酒,每天吃完飯就滿院子溜達,到了飯口就回家吃飯,然后再去走。父親搖搖晃晃地走過了八十歲,母親說,這個病其實是把你爸給救了,不然早喝死了。
  父親七十歲那年做了一次闌尾炎手術。術后回到病房,一向不善言談的父親竟然滔滔不絕起來。父親兩眼放光地說,我爹死的時候人停西屋地上,小寶子圍著他,轉著圈地跑來跑去。小寶子是誰呢?記得我當時問了,現在卻完全想不起來了。后來父親就說起了在工廠的事情,那時父親從來沒有說過的故事??贍蓯竊誆杏嗦橐┑淖饔孟擄?,父親竟然自己說了出來。
  1975年春天,父親上任模具車間主任時,正值桃花盛開的季節,那年父親四十歲。他站在二樓辦公室窗前,被窗外滿眼的桃花吸引了,層層疊疊的桃花仿佛一不留神就會破窗而入把他淹沒。忽然對面幼兒園的鐵門洞開,隨著一陣輕快的音樂聲,桃樹下嘰里咕嚕地跑來一群小孩子,像滾過來一地皮球。小孩子們在女老師的擺弄下很快就站好了隊形,并隨著音樂節拍翩翩起舞。一排排搖搖晃晃的小腦袋,像一顆顆飽滿的花骨朵,可愛極了。背對著做領舞的女老師身材很好,他的目光一開始在孩子身上,后來漂移到女老師身上時就定格了:女老師的四肢柔若無骨,每一下舞動都像飄飛的花瓣般輕盈,那胳膊,那腿兒,像水做的。
  他驚嘆這個好身材的年輕女人,自己怎么從未沒見過?一個單位同事,每天在廠里走動、吃食堂,就算不熟也總該打過照面吧。
  音樂停了,孩子們如同來時一樣,又嘰里咕嚕地消失在對面的鐵門洞里。樹下恢復了寧靜,只有那女人,依然在父親的腦海里輕柔地飄舞著。
  再次見到那女人是一天雨后,女人托著個細脖白瓷花瓶,來到樹下折桃花??墑悄鞘髦苡腥托?,女人一拽,滿樹桃花里含著的雨水漫天傾瀉,把她淋成了落湯雞。女人跳開,似受到驚嚇,心有余悸地望著桃樹。
  女人和桃花,一起倒映在樹下清亮亮的積水里,像一幅不染凡塵的水墨畫。父親伸出頭喊道:別動,等著。拿起桌子上剪刀就跑了出去。來到樹下,他端詳了一番,剪下了一株錯落有致的花枝,遞給女人說:雨后的樹枝最有柔韌性,用手怎么折的斷。
  初時,女人聽到喊叫聲嚇了一跳。直到父親風一般出現在樹下,給她剪下桃花后才如夢方醒。她捋著滴著水珠的流海,受寵若驚地說:
  謝謝您??!我叫林茵,師傅您怎么稱呼?
  父親如此近地看著她的臉,一下子愣在那里,他為什么會愣在那里呢?因為女子不僅眉目清秀,臉色簡直和桃花一樣的鮮艷,像似從畫里走下來的。
  他們就這樣認識了。相見時,林茵總會莞爾一笑,輕聲問候:張主任好!這三個字由別人嘴里說出是客套,而由林茵口中吐出,則帶著桃花的芬芳,令父親入心入肺。父親后來想了想,林茵除了語氣溫柔外,發音也非常的標準,簡直可以和播音員媲美。
  他們之間有一個默契。每年桃花爛漫的季節,林茵就會托著她的細脖白瓷花瓶來到桃樹下徘徊,直到父親給她剪下一枝好看的桃花才盡興而回。林茵依然會像初次相遇時那樣欣喜地說:謝謝您??!
  有一回,父親對林茵說:你像觀音娘娘。林茵聽了,用手掩著嘴樂,說:第一次,我以為你是從樹上下來的桃仙。父親不善言辭,只是笑呵呵地望著她。林茵的皮膚很白,白的就像她手中白瓷瓶;她的眼睛很亮,里邊開滿了層層疊疊的桃花。
  他們之間往來僅限于不經意間的相遇,和每年必赴的桃花會。除此之外,父親對這個女人一無所知。父親的性格決定著他不可能到處去打聽一個女人的來歷。平時父親會全身心地投入到工作之中,直到每年春暖花開,窗外粉色遮蔽了天空,他會驀然想起:該給觀音娘娘剪桃枝了。
  第四年桃花盛開的季節,林茵黯然地站在樹下,仰望著漫天的桃花幽幽地說:張主任,我要走了,要回原來的單位去。這個花瓶和筆記本送給您作個紀念吧。父親說:你為什么要回去呢?哦,看來你是想回去的……不過,你要是覺得原來的單位不好,就再回來吧。她笑著搖搖頭,你真是一個不近人間煙火的桃仙。
  半個月后,林茵給他打來一個電話,聲音近似自語:張主任,三角園的桃花都謝了吧?粉瑩瑩的花瓣還是落得滿地都是吧?一定是的……
  后來父親聽工會干事小黃說,林茵原來是省芭蕾舞團國家一級演員。曾因成功演出《天鵝湖》《精衛》得過文化部的金獎,后來因為海外親屬的牽連才下放到工廠的。好在都過去了,落實政策后,林茵又重返舞臺了。
  日子像流水般過去。父親記得曾在夢里見過林茵一次:她站在白雪般的桃樹下,神情憂郁地望著他,梨花帶雨,溫柔可人。父親鼻子一酸,走上前去……她卻凄然地笑著,向后退去,轉眼間消失在黑洞洞的鐵門里。父親追過去時發現已經無路,那扇鐵門門爬滿了葳蕤的青藤,似乎已經關閉了許多年。
  這是埋在父親心底的故事,那是父親青春歲月的散文詩。
  2008年冬天,沈陽連下了幾場大雪,積雪落滿了衛工河道。父親一到冬天就不出屋了,在客廳了走來走去。我領著媳婦孩子去看父母,一進門就看見父親在客廳里走步,父親的脊背向左彎著,走的更慢了。孩子喊了一聲,爺爺!父親抬頭看看,“哎”地應一聲,繼續走步。這有些不同尋常,以往父親看見孩子會立馬眉開眼笑的摸著孩子的頭,問這問那。
  進里屋后我問母親,我爸咋啦?母親說他師父死啦,今天上午你馬姨來串門兒時跟他說的。我問母親,我胡大爺今年多大歲數?母親說,八十四唄,比你爸大四歲。這時我突然聽到父親在客廳里喊著什么,聲音很大,把大家嚇一跳,母親說你去看看老頭子咋啦。
  我和孩子來到客廳,見父親正默默地看著窗外。我問父親,爸你剛才說啥?父親回過頭說,啥也沒說。孩子說,您說了,聲音可大了,我們都聽見了。父親想了想說,是說了,是列寧的話。我笑了,問,列寧的什么話呀?父親聽了就站直身體,昂起頭大聲地說:死亡不屬于工人階級!
  記得父親曾說過,你爺爺是42歲走的,我這輩子能活過五十歲就夠本了。顯然爺爺的早逝給他心里留下了深深的陰影。在他八十歲生日的時候我曾重提此事,父親說,那時候人命就像草芥一樣,哪有現在這樣尊貴,我們要念著新社會的好。
編號: 遼ICP備05007754號 通訊地址: 河南11选5开奖信息沈陽市大東區小北關街31號 郵編:110041 電郵:[email protect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