其他
原載于2019年3期《中國作家》影視版
 

河南11选5历史开奖号码是多少:關東第一槍

 
張艷榮
  時間:1931年九一八事變。
  地點:東北一個小縣盤山。
  人物:
  章嘯天(老北風)——義勇軍司令(土匪),挎雙槍,叼煙斗。出身貧寒。40多歲。
  項青山——義勇軍副司令(土匪)。軍閥出身。30多歲。
  蓋忠華——義勇軍(土匪)。農民,習武。30歲。
  蔡小嘎——義勇軍(土匪)30歲。
  章小林——義勇軍小戰士,章嘯天兒子。18歲。
  媛 婷——留日歸國,醫生。軍閥家庭出身。暗戀章嘯天。但留日期間,與岡田有過交往。30歲。
  二條子——江湖俠女。28歲。
  春 兒——四叔的女兒,后于章嘯天結婚。30歲。
  四 叔——馬夫,60多歲。
  長 彪——媛婷的弟弟,叛徒。25歲。
  岡 田——日軍隊長。30歲。
  闞勺子——漢奸。40歲。
  太 郎——日軍將軍。45歲。
  王殿忠——遼河地區警備司令。40歲。
 
     
  序幕
    [黑暗中傳來槍聲,火光映紅了黑夜。東北軍戰士倒下、爬起。
    [畫外音 東北軍,不許還擊,放下槍,這是命令。
    [中國軍人們慢慢放下槍。突然,槍聲炮聲再次響起,中國軍人倒在血泊中,血流成河。
    [光漸暗,血在黑暗中隱去。
    [章小林背著槍上。
章小林 九一八事變后,沈陽、營口淪陷,日本鬼子要從營口進入盤山,占領溝幫子、錦州、進而占領遼西大好河山。
    [畫外音 戰馬嘶鳴,殺聲震天。
章小林 聽,老北風在打營口。
    [歌聲起: 
    風吹蘆葦黃啊,倆人唱地浪呀,
    唱的是二人轉伊呼呀呼嗨,
    唱的是千軍萬馬得勝歸來啊,
    唱的是咱義勇軍英勇把槍開。
    嗨,唱地那小妹妹淚珠掛呀么掛兩腮啊,
    小妹妹見到我呀,一捫要嫁給我。
    夸我槍法準,夸我是英雄。
    我腰桿直起來呀,
    騎馬挎大槍我越唱越開懷。
    打敗了鬼子兵,
    哥哥我娶你來伊呼呀呼嗨,
    哥哥我娶你來呀,哎嗨呦哎嗨呦,得嗨嗨得嗨嗨,哎嗨呦……
     [歌聲中,光漸啟。蘆葦蕩中,站滿義勇軍戰士。穿著五花八門的衣服,拿著各式各樣的刀槍。
    [章嘯天和項青山風風火火上。
章嘯天 弟兄們,我們今天打了勝仗,襲擊了營口。
    [隊伍歡呼跳躍。
章嘯天 我們的隊伍成立了,報號老北風。
項青山?。ㄓ們茍砸幌呂衩?打的真痛快,小鬼子他就沒想到盤山這旮噠能有人揍他。打咱這過,就得留下買路錢。
    [蓋忠華和章小林拎著槍,跑著上。
章小林 炸了,炸了。
蓋忠華 掐斷了進營口的水源地。
項青山 咋樣,炸的順不?
蓋忠華 我想撕的肉票,沒個跑。到田莊臺水源地就開克,炸完,我們就尥蹶子了。鬼子往葦塘子放了一陣子亂槍。
章小林 (吹胡子瞪眼睛) 我們大攔把,眼睛賊尖,一槍就把鬼子的機槍手干了。(他吸吸鼻子得意的樣子)我炸的水管子,轟一聲,水柱子竄多老高。
蓋忠華 小林啊,你拉倒吧,瞅把你嚇的那熊樣,臉都白了,連滾帶爬地喊,大攔把,炸了,炸了。平常那膽呢。
    [大伙哈哈樂。
章小林 (撓著頭不好意)以前也沒跟鬼子克過啊,冷不丁,誰不膽突地。
項青山 (拍章小林的肩)干的好,這回咱就破膽了,你不整死他,他就整死你?!?/div>
戰士們 (七嘴八舌)讓小日本來管著咱們,沒門。咱們就跟小日本克。對,整死這幫鱉犢子。
章嘯天 弟兄們,今天是陽歷1931年9月23日,北大營被端的第5天,咱們,被稱作胡子的人,向小鬼子開了第一槍。
戰士們 (舉著槍歡呼 )打鬼子保家園。
章嘯天 青山,來,你說兩句。”
項青山 弟兄們,各綹子的大攔把們,不管我們過去有多少恩怨,在小日本侵略我們家鄉的時候,都不值得一提了。我們今天重新撮局子,撮成一個大局子。都聽咱們大哥章嘯天指揮,由他領著我們打鬼子。
戰士們 打鬼子,打鬼子。
章嘯天 嘯天不才,承蒙各大攔把高抬,今后還須仰仗各位。(章嘯天舉著手里的槍)咱們手里的家伙勢,趕不上小鬼子的飛機大炮。有困難,咱們自己解決,誰要是參加我們抗日隊伍的,背著自家的糧食,牽著自家的馬來。一人一馬一枝槍,去打鬼子隨大幫。
    [切光
    [營口關東軍指揮部。
    [闞勺子攙扶著岡田隊長,丟盔卸甲的上。
闞勺子 岡田隊長啊,幸虧老北風退了。要不我們都玩完了。
    [岡田大口喘息。
闞勺子 岡田隊長,你消消氣啊。早晚讓他們死啦地。
    [太郎帶著兩個日本兵上。叉著腿,拄著戰刀,怒視著一切。岡田和闞勺子,立馬垂首站在他面前。
太 郎 營口停電、停水,什么的情況?
岡 田 報告將軍,我們遭到了不明部隊的襲擊。速度快,槍法準,手段狠。他們騎的馬,像長了翅膀,是我們以往沒有遇到的,他們跟正規軍打法不一樣。(停頓)我們傷亡慘重。
太 郎 (氣憤地抽出軍刀)是哪支部隊干的? 
闞勺子 報告將軍,不是部隊,八成是綹子干的。
太 郎 (瞇著眼睛思考)綹子?隸屬哪支部隊。
闞勺子 綹子就是胡子,跟哪兒都不挨著。
太 郎 (他舉著小手指,舉到闞勺子眼睛前)草包,一小綹子,就把你們打成這個樣子。
闞勺子 將軍啊,不是我草包啊,你那綹子跟我這綹子不一樣啊。是老北風的綹子,實在是太厲害呀。就你們沒來時,我們這疙瘩都怕他。他一跺腳,四角亂顫。
太 郎 老北風?哪刮的風?讓你怕成這個樣子?
闞勺子 哎呀,將軍啊,是土匪章嘯天,報號老北風,打打……打鬼子。(扇自己一個耳光)不是我要打鬼子,是老北風。
    [岡田抽刀,舉在闞勺子頭頂。
闞勺子 隊長饒命啊。
太 郎 (指著闞勺子)讓他說。
闞勺子 (點頭哈腰)章嘯天是盤山這一片,啊,蘆葦蕩里的胡子,報號老北風。放出狠話了,跟鬼子死克,(扇自己一耳光)是跟皇軍。(得意)這幫土匪的底細我門兒清。
太 郎 消滅章的綹子。
闞勺子 嗨,消滅章的綹子。
太 郎 甲午戰爭我們在這里田莊臺登陸,打了勝仗。今天我們仍然沿著甲午陸戰的路線,由營口度過大遼河,攻陷田莊臺,再攻占盤山,由盤山到胡家,全面攻占溝梆子、錦州,這樣我們就占領了遼西,整個遼寧就在我們的掌控之下。(稍作停頓,更大聲呵斥道)我們已順利地攻占了田莊臺、營口,可是,盤山的綹子……
岡 田 匪賊地來無影去無蹤。只有中國人能摸清,比如闞勺子。
闞勺子 (小步上前)將軍,我有一計,以華制華,收買匪賊,讓他們從里面亂。只要皇軍舍得高官厚賂,中國有句話老話,有錢能使鬼推磨。
太 郎 那好,你的去推磨。
闞勺子 (立正)咳!
    [光暗。
    [光啟。
    [沙嶺原野。
蓋忠華 小鬼子把牛莊都變成人間地獄了。
項青山 咱不能冒蒙打呀,得想個對策,咱得把點踩瓷實嘍。
章嘯天 打牛莊,摟他一家伙。整點軍火。
蓋忠華 到牛莊踩點我去。
項青山 (調侃)行,二條子在那嘛,見個面,怪想的。
蓋忠華 (生氣)那我不去了,啥玩意兒,掉腦袋的事,往那整。
章嘯天 別說,青山這回才說到正點上。
蓋忠華 大哥,干啥呀,你咋也說這話呢。
章嘯天 二條子關鍵時刻,會幫咱們的。
蓋忠華 她一天虎了吧吵的。
項青山 別看二小姐虎,身上就股子勁。
蓋忠華 帶鬼子去牛莊的闞勺子,最壞最危險的人是漢奸。
項青山 要說最壞最危險的人,還有一個人。早晚也得當漢奸。
蓋忠華 誰?
項青山 長彪。
    [長彪和媛婷上。
長 彪 誰最壞呀?誰是漢奸???
項青山 你不是已經跟闞勺子混在一起了嗎?
媛 婷 這樣背后說壞話,可不是江湖做派。
章嘯天 大小姐誤會了,我們在談論另一件事,無意說到了。對不住。
長 彪 (對章嘯天)你假裝啥好人啊,害的我姐至今未嫁人。不叫你綁架我姐,現在早就成軍官太太了。
章嘯天 (對媛婷)我很后悔,被仇恨沖昏了頭腦,在你結婚大喜的日子綁架你,是為了報復你父親。
蓋忠華 (對長彪)找你爹去,是你爹那個惡霸地主害的章司令家破人亡。
長 彪 吆喝,成章司令了,刮目相看了。
項青山 沒錯,抗日義勇軍司令。
媛 婷 哦,這么說,我應該叫你章司令了,不能叫嘯天哥了。
章嘯天 大小姐,還是叫嘯天哥吧。
長 彪 姐,快走啊,理這幫驢馬爛子干啥,爹跟你說啥了?你忘了?
蓋忠華 (沖長彪吼)你瞎咋呼啥?小心哪天綁票了你。
長 彪 你綁試試?吹牛吧你,如今不是你土匪的天下了,日本人來了,東北軍都跑關里去了,你們算個啥。
項青山 來不來先向著日本人了,我今天先綁了你,讓你爹再出點血,也算為老子抗戰做貢獻了。(抽出槍,指著長彪)
長 彪 (抽槍指著項青山)你有槍,我沒有槍嗎。
    [章嘯天沉默地叼著煙斗。
媛 婷 (大聲喊道)長彪,把槍放下。
章嘯天 (猛從嘴里拿掉煙斗,在鞋底磕了兩下,義正言辭)大敵當前,誰起翅(找茬),誰破壞抗戰,誰就是我的對頭,我章嘯天決不答應。都把槍放下。
    [長彪梗著脖子,不情愿地收槍。
項青山 (收槍,插進腰帶里)大小姐,對不起啊,(指著長彪)這小子說話太狂。大小姐,你快趕路吧。
媛 婷 我是特意來找章司令的。
章嘯天 哦,那走,到飯口,進村吃點飯。
媛 婷 我真想進村看看,當年你把我綁架在沙嶺,吃百家飯,給鄉親們看病。(笑)真呆出感情了。也是從那,對你這個土匪有了好感。哈哈,聽著天方夜譚。
章嘯天 哈哈,別,我是腦袋別在褲腰帶上的人,生死難料。先如今又跟日本鬼子接上火了,更朝不保夕了。多謝大小姐抬愛。
媛 婷 你是英雄,打鬼子,令我敬佩。今表示祝賀,送章司令長槍十桿。(往后一指)在我的馬上馱著。
蓋忠華 多謝,大小姐,我這就是拿了。
    [蓋忠華下。
長 彪 (急眼)姐,那槍咱不是送給闞勺子的嗎,在日本人那留條后路。給我謀個差。合著,姐你糊楞我呀。
媛 婷 咱們不上戰場,拿點槍怎么了?我就做主,送給章司令了。
長 彪 你別做美夢了,姐,你以為他(指章嘯天)會娶你?他就要跟那個叫什么春兒的,他馬夫的閨女,要結婚了。醒醒吧姐。
    [媛婷直視著章嘯天。
    [春兒上。
春 兒 嘯天哥,晌午,飯做好了。都回去吃飯吧。(對媛婷)喲,大小姐來了,走,一塊吃飯。鄉親們總念叨你。
媛 婷 (傷感地看著春兒)啊,我這就回去了。(對章嘯天)祝你們幸福。
    [春兒靦腆地笑笑。
    [媛婷拉著長彪下。
章嘯天 (對著媛婷的背影,抱拳)謝了,大小姐。
    [四叔拎著魚上。
春 兒 爸,那水多涼,還去河溝撈魚。
四 叔 (把魚遞給春兒)嗨,那么多人呢,添點是點,去,回家燉了。
春 兒 嘯天哥,我回去燉魚,你們快回去吃飯啊。(下)
    [蓋忠華上。
蓋忠華 大哥,那十桿槍,嘎嘎新,大小姐,夠意思。
章嘯天 添新槍了,正好打牛莊。先混進牛莊踩點。
四 叔 我去,我歲數大,一個糟老頭子,別人不捋呼。
蓋忠華 那不行,誰不知道你是老北風的馬夫,說是馬夫,就跟親爺倆似的,指定有認識的。我去吧,這些年,我除了在家種地,就練武術了,誰也不認識我,不像你們凈在江湖上跑了。
章嘯天 四叔你別去了,本來馬我都不想讓你喂了,你歲數大了。
四 叔 別人喂我不放心啊,這馬我侍弄慣了。這馬可不是小事,你要騎著它打仗。
章嘯天 忠華,你帶章小林去,明天正好是牛莊的集日,打扮成進牛莊賣河蟹的莊稼人。
蓋忠華 妥了,就這么定了,明天我一早就出發。
項青山 (逗蓋忠華說)別忘了給二小姐二條子拿點大個的。
蓋忠華 你啥意思???
項青山 沒啥意思,你倆不是好嗎?
蓋忠華 沒正形,說正事呢。
     [光暗
    [光啟
    [二條子家大門外,有兩個偽軍把守。
    [章小林和蓋忠華拎著袋子上,走到大門口,被偽軍用槍攔住。
偽軍甲 干啥地?
蓋忠華 給二小姐送螃蟹。
偽軍甲 (扒拉袋子)還挺肥。
章小林 那讓我們進去吧。
偽軍甲 那不行,滾犢子,這是軍事重地,再不走我拿槍突突你。
章小林 (沖門里喊)二小姐,有人來看你了,二小姐。
    [二條子從門里走出來。頭發梳的很光,在腦后盤個結結實實的發髻,上穿紅花綢緞偏襟夾襖,下穿一條黃色軍褲,腳蹬一雙馬靴。斜挎著盒子槍,她一只手捂在上面,像似隨時要抽槍的架勢。
二條子 (一仰臉,對蓋忠華)哎呀喝,怎么自己送上門來了,不是躲著我嗎?
蓋忠華 給你送河蟹來了,你不最愛這口嗎。
二條子 (眉開眼笑)這還差不多,我最愛吃河蟹了。(走到蓋忠華身邊,用胳膊親昵地碰了下蓋忠華)你對我挺好的。
    [章小林用手捂著眼睛,偷看,咯咯笑。
蓋忠華 笑啥笑?給二小姐往屋里拎河蟹。(對章小林使個眼色)
章小林 哎(忙迭地,拎起麻袋,往院子里走)。
    [偽軍甲乙端槍攔著。
二條子 (拔出槍,喝道)閃開,瞎呀,沒看給姑奶奶送河蟹嗎?這是我家。
    [偽軍陪著笑站到一邊。
二條子 (顯擺)姑奶奶就有這魅力,只要河蟹下來,多遠,都給我送來。(對偽軍)你有這能耐嗎?
    [偽軍搖頭。
    [二條子拿眼睛看蓋忠華,蓋忠華看別去,不好意思迎接她的眼神。二條子又拿胳膊碰了他一下。
蓋忠華 看你穿的,像啥?
二條子 咋地?不好看那???人現在都興穿這個。
蓋忠華 漢奸打扮。
二條子 說啥呢?等哪天我跟你打鬼子去。
蓋忠華 小點聲。
二條子 怕啥?
蓋忠華 你家住這么多鬼子,挺壯門面吶。
二條子 這也不是我讓他們住這的,他們非要住這,我有啥辦法,再說我也做不了我爹主。怕我當漢奸,有能耐把我娶家去。
蓋忠華 凈扯。
    [畫外音 站住,小癟犢子,干啥呢,撒摸啥。
    [畫外音 送河蟹。
    [畫外音 送屁河蟹,我看你他媽就是探子。
[畫外音 真是給二小姐送河蟹,(哭幾賴尿)二小姐,有人要打我。
二條子 (沖門里喊)我告訴你們,這可是我家,你還管到我二小姐身上了,這是給我送河蟹的,我就愛吃這一口,你咋地吧。
    [章小林從大門跑出來。
章小林 媽呀,送個河蟹差點讓刺刀挑了。
二條子 (拍著胸脯)有我二小姐在,誰敢?
蓋忠華 往下你家我可不敢來了,這哪是家呀,衙門啊。
二條子 他們明天就滾犢子了。
蓋忠華 回沈陽???
二條子 (像想起什么,神秘)對了,明天他們說啥集中兵力去攻打大洼、盤山,老百姓遭殃嘍。
蓋忠華 那不有東北軍把守嗎?
二條子 撤了,說接到啥命令,不讓抵抗。你打聽這個干啥?
蓋忠華 擔心你唄。
二條子 真有意思,誰敢把我咋地,做地廢了他(戀戀不舍,拉住了蓋忠華的手)
蓋忠華 (抽出手)大街上,讓人家看見。
二條子 怕啥。
蓋忠華 我走了,回去吧,哪天我來看你。
二條子 說話算數。
蓋忠華 算數!
二條子 那我可等你了。
蓋忠華?。ɡ耪灤×直咦弒咚擔┬×指轄糇?牛莊先不能打,告訴章司令,派兵去大洼,鬼子要攻打大洼,破了大洼,盤山不保。
    [光暗
    [光啟
    [大洼炮火連天。
章嘯天 傳我命令,命弟兄們都隱蔽好,沒有我命令誰也不許開槍。
項青山 弟兄們嚴陣以待,就等著一聲號令,開克。
    [畫外音 闞勺子 岡田隊長,您就走吧,這咱平趟,東北軍早就撩桿子了。拿下大洼,那整個盤山就是咱們的地盤了。
    [畫外音 岡田 給我沖!
章嘯天 打!
    [槍聲起。
    [章小林提槍上。
章小林 鬼子被我們打退了。
章嘯天 不能掉以輕心,鬼子還會反撲。他們不會輕易罷手。
    [炮聲隆隆。
    [蓋忠華滿臉血污,提槍上。
蓋忠華 大哥,傷亡慘重啊。這回鬼子變招數了,他們用小鋼炮,一轟一片啊。我那綹子都是十六七歲的孩子,嘴上還沒長毛呢。(哽咽)咱們撤吧,大哥。
章嘯天 不能撤呀。身后是咱的爹娘,這是咱家呀。
蓋忠華 傷員太多了,連個會包扎的郎中都沒有啊。
章嘯天 我們必須堅守在這里,如果鬼子從我們腳下踏過去,就會占領盤山,占領溝幫子,占領錦州,那樣,整個遼寧都將淪陷。(沉吟片刻,對項青山)青山,你帶一個中隊騎兵和一個機槍小隊,偷襲田莊臺。牽扯他一家伙。
項青山 這個辦法行,咱不能在這等著挨打。
章嘯天 鬼子回去增援田莊臺,蓋忠華趁機消滅大洼的鬼子。速度要快,整出個大動靜,趕緊往回撩。
四 叔?。ㄋ氖搴痛憾鏡角嗌繳肀擼┪頤橇└嗌餃?。
項青山 好!
    [項青山、四叔和春兒下。
    [媛婷背著藥箱上,長彪跟在后面,手里拎著槍。
章嘯天 (驚訝)大小姐,你怎么來了?
蓋忠華 (喜出望外)哎呀,來了好啊,大小姐,這傷員老鼻子,趕緊給包扎吧。
媛 婷 快領我去,給傷員包扎。
章嘯天 不行,這太危險了,蓋忠華,護送大小姐回去。
媛 婷 我是醫生,救死扶傷是我的天職。
長 彪?。ǔ逭灤ヌ歟┠惚鵓顧島錳?,我姐不是為了你,能到這個鬼地方嗎?
媛 婷 (呵斥)長彪。
長 彪 姐,他跟咱家有血海深仇。
媛 婷 (痛苦)不,是咱爹欠人家的一條命啊。
    [轟炸聲突起。
章嘯天 快臥倒(一把撲倒媛婷)。
媛 婷 (拉著章嘯天的手臂)啊,你負傷了。(給他包扎)
章嘯天 (站起來)沒事。(看遠處)忠華,你聽,每次鬼子炮轟之后就是沖鋒。我估計,項青山偷襲成功,鬼子回田莊臺增援去了。
蓋忠華 那我帶人偷襲大洼鬼子。
章嘯天 就這么干,還是那句話,干不過,跑。
蓋忠華 好嘞?。ㄅ芟攏?/div>
媛 婷 我去給傷員們包扎。
    [媛婷和長彪下。
    [項青山、四叔、春兒上。
項青山 多虧了春兒,騙開了田莊臺城門。守城門的都是二鬼子,看是個女的,沒那么大戒心。春兒立了大功,我們進城后,她在城外照看著馬。四叔更別說了,一個口哨,馬就飛奔到我們面前,要不我們能撩的那么快。
四 叔 鬼子的糧庫、彈藥庫,都給他炸了。
項青山 大哥,咱們彈藥咋樣?
章嘯天 還能支持一陣子。
    [蓋忠華上。
蓋忠華 大哥,剛消滅了大洼的鬼子,他們又來援兵了。
    [飛機、大炮轟鳴聲。
章嘯天 (拔出槍)準備戰斗,誓死保衛盤山。
    [光漸漸暗淡。橫七豎八躺著戰死的戰士。
    [畫外音 義勇軍堅守了三天三夜。
    [光漸亮。
媛 婷 (從死人的身邊抬起頭,踉蹌著,悲痛欲絕)我無法包扎,血,流成河的血。(聲嘶力竭,舉手向天)血,燙手的血,鮮紅的血,染紅了這片土地。母親啊,你的兒女用鮮血澆灌著你的土地,一寸一寸。
[章嘯天、項青山、蓋忠華、四叔、春兒、長彪、章小林從不同的方位上,踉蹌著、跪爬著、匍匐著。
蓋忠華 大哥,咱打不過鬼子飛機炸大炮轟。咱撤吧。再這么打,我的人就光了。
項青山 鬼子裝甲車向我們右方開來了。
蓋忠華 鬼子把我們包圍了,只有身后一條退路。
章嘯天 但我們不能退。
四 叔 (四叔傷勢嚴重,依靠在土堆旁)嘯天,撤吧,要留根啊,不能都拼光了。留得青山在不怕沒柴燒啊。
    [二條子拎槍,貓腰上。
二條子 (上去拉著蓋忠華的是手)快,快走,馬在葦塘子里。再不走沒命了。
蓋忠華 (掙開手)我不能自己走。
二條子 我可是冒死給你們送信,我爹說,鬼子調集了大炮、坦克、飛機、還有騎兵,就是想盤山炸平。我爹要知道我給你們送信,非得砸折我腿不可。
    [槍聲亂作一團。
四 叔 嘯天,趕緊撤吧,我掩護你們。
春 兒 (哭著喊)爹!
四 叔 快帶著春兒走,把子彈,手榴彈給我留下。要不我們誰也走不了。
蓋忠華 我和四叔留下。
四 叔 你們再不走,我先死。(槍抵在太陽穴上)
章嘯天 (奔過去,奪槍)四叔,您老人家的恩情我無以回報啊,春兒這些年幫我看大了兒子,您為了我這支隊伍出生入死。四叔,嘯天怎么讓您留下,我們逃命呢?
四 叔 嘯天啊,四叔的傷,四叔知道。打鬼子是天大的事,過去咱是土匪,今天咱是義勇軍。四叔替你高興啊。你要是死了,咱這綹子誰當家,誰領著打鬼子。四叔只有一個請求。
章嘯天 四叔。
四 叔 嘯天啊,春兒對你一片真情,我知道你還放不下過去的事,可春兒可憐啊,三十大幾了,等你這么多年。我知道你沒讓她等,可這孩子死心眼啊。
章嘯天 四叔您別說了,我娶春兒。
四 叔 那好,你喊我一聲爹,我死了也瞑目了。
春 兒 (跪在四叔面前)爹。
章嘯天 (雙膝跪地)爹。
四 叔 哎,哎,你們倆就算成親了。(大聲)孩子們,走,都走。
    [槍聲起。
    [畫外音 盤山淪陷,義勇軍撤到了沙嶺。
    [光暗。
    [光啟。
    [媛婷家。媛婷背對著闞勺子和岡田。
媛 婷 (冷冷的)長彪,送客。
闞勺子 大小姐,你是醫生,我們請您出診。
媛 婷 請離開我的家,我今天不出診。
闞勺子 我向你打聽個事,說完就走。
媛 婷 那好,你快說。
闞勺子 大小姐在日本留學時,有個日本少年救過你。
媛 婷 (驚恐)沒有。
闞勺子 你瞞著也沒用,當年的那位少年一直在尋找你。請你轉過身來。
    [媛婷慢慢轉身,面對岡田,倒退兩步。
闞勺子 岡田隊長,這就是你要尋找的中國姑娘。我可是費盡周折才找到的。
    [媛婷和岡田面對面。
岡 田 (感慨萬千)是你,就是你。在東京,我救過你,后來我就找不到你了,你知道嗎,我每天都在思念你,幸好,我來中國了。
媛 婷 是嗎?你每天都在思念我?(情緒激動)你就是這樣思念我的?拿著屠刀站在我的國土上,屠殺我的鄉親和姐妹。就在昨天,大洼的戰場,如果不是一位老人,用他的血肉之軀,掩護我們撤退。死的人里會有我。那么多年輕的戰士就被你們的飛機炸死了,他們就死在我的面前,我無能為力,我是醫生,卻救不了他們。
岡 田 媛婷,你冷靜。我們是炸反抗我們的土匪,他們反對大東亞共榮,必須死。
媛 婷 共榮?冠冕堂皇,你們就是侵略、強盜,掠奪我們的財富和土地,世界上沒有哪個民族比你們更卑劣的。
岡 田 媛婷你太激動,無論我走到哪都打聽你,真的難以忘懷。戰爭與我們之間的感情沒有關系。
媛 婷 怎么沒有關系,我是這土地時的兒女,我的國家正遭受日本鐵蹄的踐踏,我能無動于衷?回到你們國土上去,還我們安寧。
闞勺子 大小姐,我們隊長請你共進晚宴。當然,你會說不去,但沒關系。你不替你自己著想,怎么也得替你的弟弟長彪想想吧,我說的意思你明白吧。你爹可就這么一根獨苗啊。你想想吧。
    [闞勺子和岡田下。
    [長彪躲在媛婷身后,他走到媛婷面前,驚魂未定。
長 彪 姐,你聽出闞勺子的意思了吧,他是想要我的命。爹死的時候讓你照顧好我。
媛 婷 你個膽小鬼。
長 彪 誰不怕死啊,我反正不想死。爹死了,讓日本鬼子突突死了。
媛 婷 我知道爹為什么答應闞勺子給他聯絡其他土匪,因為闞勺子知道我就是岡田隊長要找的中國姑娘,爹是為了堵住闞勺子的嘴,所以答應幫他做事。爹是不想讓我卷入日本人的是非之中,他想讓我過的安寧生活??傻堪?。
長 彪 姐呀,好漢不吃眼前虧,下次可別再罵了,那日本人喜怒無常啊。咱們是跑不了了,盤山已經被他們占領了。
媛 婷 (苦笑)往哪跑?東北三省都被他們占了。
長 彪 那你看這樣行不,你假裝跟他們來往,從他們那探聽消息,告訴章司令,收拾他們。
媛 婷 (不相信地看著長彪)你這個主意挺可怕呀。
長 彪 姐我不想死。
媛 婷 (感嘆)這亂世啊。(擁抱長彪)別怕,姐不會讓你受到傷害。
    [切光。
    [闞勺子司令部。闞勺子四平八穩坐在椅子上,得意洋洋地看信,看完信他把信往桌子上一拍,哈哈大笑。太郎坐在另一張椅子上。
闞勺子 章嘯天、項青山也不過就是個賊寇,這不,回信了,見錢眼開。
太 郎 信上怎么說?他們歸順了?
闞勺子 是,搞定了。只要我老闞出馬,一個頂倆。
太 郎 馬到成功。
闞勺子 對,將軍,馬到成功,哈哈。(他在地上溜著步子)章嘯天說讓咱們先到他的沙嶺談判。
太 郎 這么容易?
闞勺子 (搖頭)不妥,萬一是詐降呢?就近不就叫他給端了嗎?
太 郎 什么地詐降?
闞勺子 就是假投降,綹子里的人,都愛玩這手,想虎愣我,沒門。
    [太郎點頭。
闞勺子 我要讓他到我這來,看他有沒有膽量來,沒有膽量就有詐,我是不見兔子不撒鷹。
太 郎 (疑惑)兔子?鷹?
闞勺子 啊,將軍啊,您就別管兔子和鷹的事了,您只管收編章嘯天和項青山吧。我讓章嘯天和項青山到這來談判,不準帶兵馬,怎么樣?
太 郎 (豎大拇子)好,大大的好!
    [切光
    [章嘯天司令部。章嘯天、項青山、蓋忠華、蔡小嘎圍坐在桌子邊。
蓋忠華 (手里拿著信)闞勺子讓章司令和青山去他那談判,不準帶人。信里還有四張旅長的委任狀,給咱們四人的,一人一張,哈哈。
項青山 這個老狐貍。
    [章嘯天抽著煙斗不說話,沉思著看著遠處,其他幾個人都看著章嘯天。
章嘯天 去,這活我非做不可。
蓋忠華 (嘶哈)你倆去可太懸了。
蔡小嘎 要不咱把闞勺子綁票得了,照樣能勒來武器。
章嘯天 那樣咱只能收拾他一個人,如果把他騙這來,就把他老窩端了,青山,敢不敢干?
項青山 敢!就咱倆去。
    [他倆的手“叭”握在了一起。
    [光暗。
    [光啟。
    [闞勺子司令部大門外,兩個把門的兵
    [章嘯天和項高上。章嘯天和項青山走到大門口,兩個把門哨兵不讓他倆進,項青山上去給哨兵一個大嘴巴子。哨兵剛要抬槍,項青山的槍已經抵在了哨兵的腦袋。另一個哨兵喊 不好了,殺人了。
闞勺子 (笑臉迎出大門,抱拳)哈哈,章司令項司令啊,有失遠迎啊。
    [章嘯天和項青山抱拳還禮。
闞勺子 對不住呀,槍就交給兵吧,你放心,走的時候,長槍短槍你隨便挑。
    [章嘯天和項青山從腰里拔出兩盒子槍,交給兵。
章嘯天 說話算數,我就稀罕槍這玩意兒。
闞勺子 咱就是不缺槍,請。
    [走進門,章嘯天和項青山坐在八仙桌兩邊,闞勺子坐在對面。從里面走出太郎幾個鬼子,分別落座。
闞勺子 來,上茶。
章嘯天 (賴嘰著的)行了,闞司令,先別上茶了,我們倆都餓了,接到你的命令,我急忙往這趕,生怕你那槍,那錢黃嘍。
項青山 早上就餓著肚子出來的,我想在街買點大果子,還讓我大哥罵一通,嫌費錢,這不,餓的,前心都貼后心了。
闞勺子 (指著飯桌)酒肉都準備齊了。
    [章嘯天和項青山沒用人家請,徑直坐到了桌子邊上。
    [闞勺子、太郎和幾個陪同鬼子一同落座。
闞勺子 (一一介紹) 這位是太郎將軍,總管一切軍務,這位特派員,這位是顧問。
    [闞勺子還在介紹,項青山就夾了一筷子肉放嘴里了。章嘯天拽了他一把。項青山看看在坐的人,擠出一點笑繼續吃。
章嘯天 (陪著笑) 坷了壞了,整天高粱米粒子,見不到葷腥啊,這胃缺肉啊,你們別見笑。(說著,扭個雞大腿,往嘴里塞)
    [闞勺子咽口吐沫,尷尬地咳嗽兩聲,停止了講話。
章嘯天 (滿嘴肉)闞司令您講,您請講。 
闞勺子 (舉著酒杯)諸位。
    [項青山吃的響亮,咽的“咯嘍”兩聲,忙端起酒杯,喝兩口酒。章嘯天停止咀嚼,看著項青山。
項青山 (含著滿嘴的肉)大哥,你看我干啥呀,八輩子沒吃到這么香的肉了,不吃不白瞎了,走的時候給弟兄們咱拿點。(章嘯天還是看著他)大哥你老看我干啥,你快點跟闞司令說,咱都歸他管,有肉吃,有槍就行啊。
章嘯天 你咋那么沒出息呢,就知道吃,咱不是跟闞司令共襄大業的嗎?(說著他也忍不住又撕個雞腿往嘴里塞)
項青山 你看你,還說我呢。
闞勺子 (舉著酒杯插不上話,磨嘰一句)為了共同的事業……
    [章嘯天和項青山也不理闞勺子,埋頭吃。
    [太郎看他倆的吃相,露出鄙夷的眼光。
闞勺子 為了天皇陛下,咱們共襄大業。
    [章嘯天和項青山打著飽嗝,撲拉著肚子,頭靠著椅子坐著。
闞勺子 (舉著高腳玻璃杯子) 來,為了共榮,干杯。
項青山 (舉著杯子左看右看) 這也太小了,咱用不慣這洋玩意,來,換大碗。
章嘯天 你呈啥能啊,你那點酒量,能喝過闞司令???想喝死???來給我也換大碗。
項青山 喝死我也喝,好不容易得著酒,飯都吃不上,哪有酒喝呀。
闞勺子 好,換大碗。(把大碗擺上,倒酒)
項青山 (端碗站起來)闞司令,太郎將軍,來,咱頭一回見面,咱一口悶了,我先干為敬,誰不干誰犢子。
章嘯天 (端著碗)闞司令干了吧,你光說我們心不誠,這回看諸位心誠不誠,我等著你啊。 
闞勺子 好,諸位,都干了。
章嘯天 來倒酒,來給我倒三碗,給他們倒兩碗。
闞勺子 來,倒上。
項青山 來我給闞司令倒酒。
章嘯天 (端起酒碗)闞司令,你啥時候到沙嶺,你就在那等著,我一撥一撥地往那給你帶人,保準你不出三天,收編的人不下一個裝備旅。你信不信?但你的說話可要算數,兄弟們等著你發軍餉呢。窮的叮當響,你沒看他見到肉跟狼似的嗎?(他指著項青山)
闞勺子 只要你把隊伍拉來,我明天就把司令部拉到沙嶺。
章嘯天 好,好,心誠就一口悶。
項青山 我對闞司令一片忠心,干嘍!
    [章嘯天一仰脖子,一碗進去。
闞勺子 夠意思,夠意思。
    [章嘯天連干三碗。
項青山 太郎將軍,你得喝呀,不喝是不想共榮吧。
闞勺子 (站到太郎身邊歪歪斜斜一立正)請您干了吧將軍,關系到我們合作的大事。
    [太郎疑惑地看著闞勺子。
闞勺子 (又一立正)請喝,將軍。
    [太郎咧嘴像喝中藥。
    [闞勺子為他鼓掌。
    [章嘯天也假惺惺地拍巴掌。
太 郎 (大著舌頭,對闞勺子說)他地有隊伍?我看他地酒囊飯袋。
項青山 (醉醺醺地)你地酒囊飯袋,我地給你露一手。
太 郎  露一手?
闞勺子 他要給你表演槍法。
太 郎 要的,要的。
    [他們起身到門外院子里,有一張桌子,桌子上有幾個燒餅,有兩把盒子槍。
闞勺子 (從盤子里拿起一個燒餅)我可拋了。
項青山 來吧。
    [闞勺子把燒餅向空中高高拋去。項青山隨手抄起桌子上的盒子槍,向空中一揚手,“啪”一聲,燒餅落地。闞勺子上前撿起,舉起給在場人看。燒餅中間一個筷子頭粗細的圓洞。
    [在場的人拍手叫好。
闞勺子 (又抓起一個燒餅,拋向上空)再來一個,看好嘍。
    [項青山向空中一甩手,手背沖上,“啪”一聲響。
    [這時章嘯天操起桌子上另一把槍,速度之快,只見他一抖胳膊,“啪”的一聲,燒餅落地了。
    [闞勺子撿起來,瞪大了眼睛。燒餅中間挨著兩個小圓洞,呈8子型。
太 郎 好槍法。
闞勺子 (又拿起一個燒餅)看好了,燒餅立著拋上去。(眼前斜上方高高拋去)
    [章嘯天瞇著眼,槍對著窄面一挑槍“啪”的一聲,燒餅在空中一劈兩半,落在地上。
    [闞勺子撿起來,一個手拿一片,又往一塊一合,一個完整的好燒餅,只是豎著看有個小圓洞。
太 郎 你的英雄,我們的合作。
章嘯天 (豎著大拇指)好,合作啊。
闞勺子 以后你們倆就是我的旅長,我給你們撥槍撥軍餉,保你榮華富貴,何必像今天似的見肉沒命,讓人家外國人都笑話。那啥,太郎將軍也表態了,我明天準備帶部去沙嶺。
章嘯天 (擠出笑,握住了闞勺子的手)太好了,弟兄們盼星星盼月亮等著你們呢,等米下鍋呀。
闞勺子 (嚴肅)絕不能再發生營口、大洼的事了。
章嘯天 哎呀你放心,那不是讓窮鬧的嗎?想弄點錢弄點槍啥的,這啥都包了,還打啥呀。
闞勺子 要打,要打抗日分子。
項青山 闞司令,你可得快點去,那些綹子,認錢不認人。讓別人收編去可不管。
闞勺子 去去,明天就去。
    [光暗
    [沙嶺,章嘯天司令部,章嘯天擰著眉頭叼著煙斗,不安地度著步子。項青山坐在炕沿邊。
項青山 這老闞變卦了,咋來不來。弟兄們半夜就在路上埋伏了,一個耗子都別想溜走。
章嘯天 不會,對老闞,咱是塊肥肉啊。收編了咱們,他還想再日本人面前顯擺他能耐呢。
     [蓋忠華拎著槍上。
蓋忠華 摸清了,老闞這個老狐貍在三道溝屯安營扎寨了。
章嘯天 摸清他們住誰家了?
蓋忠華 摸清了,他們住在靠河堤那三個大戶姓王的人家,這三戶院里相通,四臨不靠,房身高,四角有炮臺,可戰可守,院里有碾子,有水井,不怕圍困,易守難攻啊。老闞和倉岡住中間,東院是副官住,文書還有軍械、軍需啥的,西院二十多鬼子和拉軍火的大車,其他偽軍住在屯子里。能有200多人。
章嘯天 人不少啊,這樣咱還不能強攻?他們武器一突突一大片。
項青山 得了,咱按部就班跟他演戲吧。
章嘯天 青山這話說的對,跟他演戲,不能強攻,只能智取。
    [章小林跑著上。
章小林 老闞派兵捎信來了,讓去章司令和項司令跟他談去。
    [章嘯天跟他們幾個耳語。
項青山 行,就這么辦,開克。
章嘯天 這次,你們幾個,都下手黑點。
    [切光
    [三道溝屯闞勺子司令部。
    [章嘯天和闞勺子分坐在八仙桌兩邊,項青山、太郎分坐在兩邊。
闞勺子 下午就在我司令部舉行儀式,公布新軍編制番號,和新軍官名單,發新槍,新軍裝,帶徽號,官雙餉。怎么樣?
章嘯天 太好了,兄弟們聽說發軍餉,都等不及了。那不去沙嶺了?
闞勺子 臨時決定,不去了,司令部就設在這里。
項青山 闞司令,你看我們哥倆,為了你的共榮腿都跑細了,見你一次得扒層皮,哪次都搜身,整的挺嚇人的,先給我們哥倆偷摸開點。
闞勺子 好,這好說,只要你們倆給我好好干,保準你們倆吃香的喝辣的。走的時候把錢給你倆帶上。
項青山 謝闞司令了,我們倆回去準備了。
    [章嘯天和項青山站起來,告辭。
    [光暗
    [光啟
    [三道溝屯闞勺子司令部,門口兩個端搶的哨兵。
    [數名義勇軍戰士荷槍實彈,貓腰上,分散、隱蔽在周圍。
    [章嘯天、項青山、蓋忠華、蔡小嘎領著一隊人上。
    [兩個哨兵用槍攔住他們。
哨 兵 闞司令有令,把武器放在門口再進院。
[章嘯天把叼的煙斗從嘴邊突然拿掉,向前面舉了下,歪了下頭。項青山和蓋忠華雙手拿著槍像似給哨兵送去,兩個哨兵示意他倆把槍放地上,項青山、蓋忠華慢慢彎下腰,瞬間從鞋里抽出刀,猛地直起腰的時候,一個手奔著衛兵腦袋,手正好捂著衛兵的嘴,刀已經在衛兵的脖子上了。與此同時,身后的兵把哨兵尸體拉下,換上自己人站哨。章嘯天、項青山進屋,示意他們在門口聽候指揮。
章嘯天 (指著蓋忠華和蔡小嘎)你們倆帶人去那兩個院。
    [蓋忠華和蔡小嘎點頭,從兩邊下。
    [章嘯天和項青山跨進大門。
[闞勺子、太郎和幾個鬼子,從里屋走出來。闞勺子抱拳,眼睛瞄著他倆的腰。
項青山 (拍著腰)放心吧,家伙事讓門口哨兵下了。
闞勺子 哈哈,來的挺及時啊,請坐。
    [章嘯天和項青山抱拳,落座。太郎也落座,其他鬼子兵站在兩邊。
項青山 能不及時嗎,架住闞司令這么勾搭了嗎。給我們準備的武器呢?
闞勺子 (往外指)看見院子里沒,兩馬車呢。
項青山 有歪把子機槍嗎?哎呀,我最稀罕那玩意兒了。
闞勺子 (拉著長聲)有!
章嘯天 闞司令說的事,不敢懈怠。隊伍都在大門外候著呢,就等闞司令檢閱了。
闞勺子 (拍桌子站起來)好,我委任你倆為旅長,你們的人數夠嗎?你還得多招人那。
章嘯天 (啪一拍桌子,大喝一聲)我要當日本鬼子的司令。
    [這時門外傳來兩聲槍響。
闞勺子 (一愣神,噌站起來)什么情況?
    [章嘯天從后脖埂子拽出一個擼子,項青山從擱子窩一把掏出槍。章嘯天甩手就對準了闞勺子的腦袋,項青山對準了太郎的腦袋。其他鬼子的槍對準了章嘯天和項青山。
項青山 都別動,聽見沒,動我就打死他。
闞勺子 (喊)別動,都別動啊。
    [門外義勇軍們沖進來,槍口對準鬼子。
義勇軍們 不許動,繳槍不殺。
    [有個鬼子兵開槍。
    [義勇軍們齊開槍,兩排鬼子中槍倒地。
     [兩個義勇軍戰士卸了闞勺子和太郎的槍,從腰里抽出麻繩把他倆綁了起來。
闞勺子 (看直眼睛了)手夠快的呀。
項青山 (不屑) 那你看,干啥的?
闞勺子 不愧為土匪。不帶這么玩的,不講信用???
項青山 哈哈,老闞啊,別忘了,我們是胡子。
章嘯天 你講信用嗎,帶著東洋鬼子,端祖宗的窩。
    [蓋忠華和蔡小嘎上。
蔡小嘎 報告章司令,東院和西院的鬼子副官全部拿下。
蓋忠華 報告章司令,200多名日軍、偽軍全部繳械投降。我跟這幫二鬼子說了,你們都是中國人,怎么就幫著小鬼子打咱自己呢?我就不信你們爹娘就沒有盤山、沙嶺的,鬼子來殺咱們的爹娘,搶咱們的土地,你們還當幫兇,你也算個男人?加入我們的義勇軍,歡迎,誰繼續當漢奸,坐地崩了誰。
章嘯天 好!加入咱義勇軍殺鬼子的,就是咱東北好爺們兒。
    [畫外音,傳來飛機的轟鳴聲由遠而近。
    [章小林跑著上。
章小林 報告章司令,天空飛來的兩架飛機。
闞勺子 (冷笑)等著吧,一會兒都把你們炸死。
章嘯天 告訴大家隱蔽。
章小林 是。(下)
    [畫外音,傳來飛機的轟鳴聲更大。
    [章嘯天歪下頭,看了眼項青山。他自己坐在椅子上抽著煙斗。
    [項青山扯過闞勺子,推倒在地,他拿的是左輪手槍,手槍在他手里熟練地轉一圈,然后,槍抵著他的頭。
    [太郎癱坐在椅子上,看著闞勺子。
項青山 (槍抵著闞勺子的頭, 項青山聲音低,分量重)闞司令,說吧,飛機是怎么回事?
闞勺子 (看一眼太郎)我不知道啊。
項青山 (聲音低,話狠)我開槍了!這左輪手槍里有一顆子彈,幸運的話,這槍是空槍,不幸運的話,一顆子彈讓你的腦袋開花。那你吃啥可都不香了。
闞勺子 (哆嗦著說)我真不知道。
    [項青山扣動扳機,開槍!很響的聲音,闞勺子的腦袋劇烈地動著,癱在地上。
項青山 哈哈,闞司令,你太走點了,是空槍啊。(從地上把闞勺子拉起來)來,來,再玩一次,看這次你點有多大。
闞勺子 我說,我說。
章嘯天 (站起來)放開他,闞司令受委屈了。
闞勺子 在南場院點起四堆大火,表示我們成功,飛機看到信號,就會飛走。
太 郎 (氣憤)闞勺子你的叛徒。
闞勺子 (賴嘰嘰地)我本來就是叛徒。
章嘯天 快去點火。
    [項青山沖出門。
     [光暗
    [光啟
    [沙嶺章嘯天司令部。土炕上有炕桌。有坐在土炕上的,有站地上的。
章嘯天 我說你們啊,別委屈了給老闞,好吃好喝好招待啊。
項青山 美的他,剛才我還揍他一頓。
章嘯天 別打呀,那個日本大官更得嬌慣著,那種犢子氣性大?;溝每醋?,別讓他尋短見。
項青山 啥好玩意兒啊,當寶。
章嘯天 那是。你不總想去營口跑馬場綁票嘛。
項青山 我早晚去綁個大亨,跑馬場賭馬的都是外國富人。
章嘯天 費那事干啥呀,你不就是想勒軍火嗎?
項青山 想勒的東西多了,票在咱手了,想勒啥勒啥。
章嘯天 那老闞和太郎將軍,不夠你勒地?
項青山 (拍大腿)可不是咋地,這不現成的嗎?忠華,寫信寫信,給沈陽關東軍送去。
    [蓋忠華趴在小炕桌上,鋪開紙,拿著筆。
章嘯天 (在地上走著說,蓋忠華記錄)
    闞勺子司令和太郎將軍,今于我處為人質,按照中國習慣,供給飲食,決不錯待。由于日寇侵占東三省,民不聊生,故出此下策。如欲取回,必須備好步槍1000支,子彈100000發,手槍500支,子彈50000發,輕重機槍各20挺,全要新的。大洋1000塊,煙土10斤。到盤山王麻子溝交納,驗收無誤后,定將2人立即放回。沈陽當局,倘動武力,必先撕票,然后較量。就先發兵來戰,且看誰勝誰負。王麻子溝老北風啟.民國二十一年九月十一日。
蔡小嘎 送信這事交給我了。
章嘯天 加小心啊。
蔡小嘎?。ò研拋岸道錚┓判陌紗蟾?,這活熟門熟道啊,即把信送到,還不讓鬼子看見我。(下)
章嘯天 蓋忠華啊,張貼安民告示了嗎?
蓋忠華 貼完了,按著你說的。沙嶺老百姓安心打糧食,做生意。邊生產,邊打鬼子。(蓋忠華笑)我還辦了件大事,大哥別說我啊。我向各綹子分發呼吁信函了,邀請各綹子的大攔把,大當家的,到沙嶺來,喝酒。
項青山 哎呀,咱整這倆錢就敗禍唄,憑啥請他們喝酒???
蓋忠華 不是,你別急眼啊。咱先在各綹子整一把。司令,這回咱整個大動靜,咱得慶祝啊,像辦喜事似的,讓各大攔把子給咱隨禮,整熱鬧點。
項青山 禮不禮的倒是小事,叫各大攔把,也看看咱們的實力,讓他們跟咱合伙打鬼子。
蓋忠華 誰說禮不重要了,禮很重要啊。咱趁這機會,也撈他一把。他們能空手嗎?最次也得拿幾桿槍。
項青山 這個主意好,蓋忠華小摳小墊的,會過日子啊,怪不得你那綹子總是比我們過的好。
蓋忠華 老闞都知道收羅隊伍,咱就不會呀?還能宣傳抗戰呢。
章嘯天 撒信了?
蓋忠華 撒完了。
章嘯天 (笑)動作夠快的呀。這舞文弄墨、巧取豪奪的事,蓋忠華有一套。
蓋忠華 大哥你說這話就不對了,那我不也是為大伙呀。
    [二條子背著槍上。
二條子 恭喜章司令,大獲全勝。接到喜訊,立馬趕到。
蓋忠華 咋地,空手來的???
二條子 瞧不起誰呀,我二小姐從來不落過。
    [媛婷和長彪上。媛婷高傲地抬著頭,不看二條子。長彪站在二條子對面,不拿好眼睛看她。
二條子 長彪,你拿那種眼神看我干啥?
長 彪 眼睛長我身上,我愿意看哪就看哪,你管得著嗎?
二條子 (抹搭一下眼皮)一副漢奸相。
長 彪 (急眼)你才是漢奸,你家就住著漢奸。
二條子 (沖到長彪跟前)我今天是來支援章司令抗戰的,我今天拿來了10桿長槍。
媛 婷 好大的顯示啊,誰也不是來逛風景的,長彪告訴她。
長 彪 我們拿來20桿長槍。
媛 婷 (從衣服腰里拿出短槍)外加一把擼子,章司令送你。
章嘯天 我最稀罕這玩意兒了,謝大小姐。(對二條子)那啥,二小姐,長槍我們更需要啊。
二條子 這還差不多。
章嘯天 (抱拳)多謝諸位捧場。往小了說,是給我章嘯天來捧場,往大了說就是為了抗戰,我感謝諸位。我們的這支隊伍,散開了就是莊稼把式,集中起來就是兵,靈活機動,就跟鬼子玩游擊。我還是那句話,不管你以前做啥,只要你今后打鬼子,就是我章嘯天的哥們兒。我章嘯天與日本鬼子抗戰到底,有我章嘯天一天,決不讓鬼子在我們的土地上呆消停了。
蓋忠華 (招呼二條子,招呼大家)走,拉來這么多武器,走,咱們卸車去。
    [大家下,只剩下章嘯天和媛婷。
媛 婷 (從衣兜里掏出塊懷表遞給章嘯天)給,嘯天哥。
章嘯天 (驚喜)接在手里 哦,懷表!
媛 婷 嘯天哥,這塊懷表送給你,你打鬼子的時候用的著。
章嘯天 (看著懷表)你別說,我還真就缺這么塊懷表,要不總看日頭。
媛 婷 (笑著)下雨天看你看啥?
章嘯天 (也笑)那就抓瞎唄。
媛 婷 看起來我這個禮物送對了。
章嘯天 可不,那我就收下,謝謝大小姐!
媛 婷 (嘆口氣)謝啥,只要嘯天哥時常能想起我就行。
章嘯天 也罷,大小姐,今兒把話挑明了吧。我不忍心耽誤大小姐。我們兩家有世仇啊。小林媽在你家失蹤10年過去了,至今不知是死是活。在你的婚禮上,我綁架了你??梢運?,耽誤了你一輩子。我很后悔,這仇不該落在你身上啊。
媛 婷 被綁架的那段日子,我終生難忘。
章嘯天 忘了吧。
媛 婷 刻骨銘心。我可能以后跟你見面的機會要少了。
章嘯天 我們已經夠麻煩大小姐了,很多傷員都是你救治的。
媛 婷 好吧,我先回了。(剛轉過身,又轉過來)嘯天哥,以后我無論跟誰在一起,你都不要傷心。
章嘯天 我先祝福你。
    [媛婷下。
    [蓋忠華和蔡小嘎上。
蓋忠華 大哥,大洼溫泉樓,小鬼子鬧騰的厲害。住的都是鬼子的大官。
章嘯天 你啥意思?
蓋忠華 我想偷襲他一家伙。
章嘯天 我正合計著偷襲鬼子一把,這樣也促使鬼子早點來談判。
蓋忠華 已經踩好盤子了,晚上在溫泉樓泡澡的鬼子烏央烏央的。
章嘯天 晚上去,炸他一家伙就撩。千萬別戀戰。
蓋忠華 好!
章嘯天 小嘎,明天一早你帶幾個神槍手,偷襲營口跑馬場。撿著有鬼子的地方,那手榴彈別瞎扔,別傷及無辜。炸死幾匹賽馬也行。就是整出點動靜,一逼日軍交出一批軍火以解抗戰之急,二是引起國際對日本侵略暴行的譴責。你鬼子沒來時,賽馬場消停,鬼子來了,亂套。
蔡小嘎 我早就想收拾營口跑馬場了。那都是外國的貴族,勾結日本人,發中國的國難財。
    [光暗
    [光啟
    [沙嶺章嘯天司令部。桌子兩邊,一邊坐著岡田和媛婷,王殿忠(遼河地區警備司令部)。一邊坐著章嘯天、項青山、蓋忠華。章嘯天沉著冷靜,叼著煙斗。日方代表不屑一顧,傲慢自大。
項青山 大小姐,這么快,成了日本人的座上賓。
媛 婷 啊,我和岡田在日本是同學。
王殿忠 (打著官腔)你們綁架并打死日軍,現在你們綁架的是大日本的將軍。念你們是滿洲的子民,只要你們安全放回人質,一切既往不咎。
    [章嘯天繼續吸著煙斗。
項青山 如果我們不放呢?
王殿忠 那就讓你們嘗嘗大日本帝國飛機大炮的滋味。
蓋忠華 漢奸死路一條。
王殿忠?。招叱膳卣酒鵠矗┠?!昨晚大洼溫泉樓發生爆炸案,炸死很多日本皇軍,一定是你們干的。
項青山 如果你們還不拿贖金,這樣的爆炸還會發生。
岡 田?。ㄅ叵┱ㄆ鉸碓舴宋?。
章嘯天 不怕打,不怕剿,外邊槍響,里邊撕票,撕完再開戰,勝敗一概不顧。來人,把他們給我轟出去,撕票!
    [進來五個荷槍實彈的義勇軍。
媛 婷 且慢。(她與岡田耳語,岡田點頭)章司令,看折合成軍資如何?
章嘯天 不行,我們只要武器和煙土。
王殿忠 那你少要點也行啊。
項青山 章司令開出的價碼,沒有討價還價的余地。
    [一個小鬼子上,走到岡田跟前,耳語。然后下。
岡 田 (憤怒地站起來)就在剛才,你們襲擊了營口跑馬場。
    [章嘯天看著他咆哮,不語。吸著煙斗。
岡 田 (激動)打死三位日本軍人和一名日本經濟家。炸死了英國商人。
章嘯天 (嘟囔)這小嘎,讓他炸死幾匹賽馬,怎么炸死人了。干啥都不放心。(對岡田)炸死英國商人那是誤傷啊。這都是你們日本人的罪狀,日本侵占中國東三省制造偽滿洲國,擾亂國際秩序,造成胡匪世界,危害了外國人的人身安全,英國商民在中國數十年,未曾見有英國人被炸死的事件。今天的混亂局面,完全是由日方造成的。
王殿忠 你們造成了極壞的國際影響。
項青山 明著告訴你們吧,我們就想要軍火,引起國際對日本侵略暴行的譴責。不信你就看,不出明天,國際啥領事館,會找你們算賬的。你再不交贖金。(對章嘯天)大哥,第二撥突擊隊啥前出發。
章嘯天 (拿出懷表)10點出發,襲擊湯崗子溫泉。等騎兵到那,差不多2點,正好,皇軍吃飽了正泡溫泉。井美將軍每天這個時間下午2點泡溫泉,4點與櫻子藝妓切磋圍棋,6點……
    [岡田抽刀,舉刀劈章嘯天。項青山拔槍,抬槍槍響,岡田的刀兩半。
    [從外進來兩隊義勇軍,對準岡田和王殿忠、媛婷。
王殿忠 誤會誤會。章司令,我們是來談判的,息怒息怒。兩兵交戰,不斬來使。
    [章嘯天揮下手,兵們退出,項青山放下槍。
    [媛婷又跟岡田耳語幾句,他們三個人站起來,到一邊商量。
王殿忠 馬賊要錢,不要命,這是道上的規矩。
媛 婷 我想這已經惹怒了英國領事館,再發生這樣的事情,后果不堪設想。
王殿忠 闞勺子死不死無所謂,太郎將軍死了就完了,怎么向沈陽交代?
岡 田 按老北風說的辦吧。
    [王殿忠又和岡田耳語,媛婷站在旁邊偷聽。他們三個從新回到談判桌。
王殿忠 好就按章司令說的辦,在沙嶺一手交貨,一手交人。
章嘯天 不,在王麻子溝,一手交貨,一手交人。明天上午9點整,不見貨,撕票。
媛 婷 (對著章嘯天冷笑)章司令,別說話不算數,見到貨再撕票呢?上次我被你綁架,我爹差點中了你的埋伏,險些喪命。
章嘯天 君子一言駟馬難追。
    [王殿忠、岡田耳語、媛婷下。
章嘯天 這媛婷話里有話呀?綁架她時,沒讓她爹中啥埋伏啊。
項青山 王殿忠和岡田剛才咬耳朵嘀咕,難不成送貨時設埋伏?
章嘯天 今晚,我們在王麻子溝布兵。咱先埋伏鬼子。
     [光暗
    [光啟
    [盤山王麻子溝,聚集著義勇軍。
    [王麻子溝義勇軍高呼勝利了,勝利了。
章嘯天 (手一揮)走,回沙嶺,建兵工場,咱要造出自己的大炮。
    [義勇軍們歡呼著下。
蓋忠華 大哥整整輛馬車軍火。
章嘯天 哈哈,小鬼子的埋伏,讓咱給襲擊了。
蓋忠華 王殿忠當場傻眼了,舉著白旗,一個勁地喊,刀下留人啊,贖金武器我們都帶齊了??上?,沒整死闞勺子,放虎歸山啊。
章嘯天 早晚跑不了他。
蓋忠華 多虧了大小姐媛婷暗示我們,鬼子有埋伏,我們都誤會她了。
章嘯天 她跟岡田子一起,她是無奈呀,躲不開鬼子的魔爪,所以,她是用命為我們探聽情報,她是暗中與鬼子抗爭。
蓋忠華 大哥說白了吧,人家大小姐心里有你啊,不知道你是真不明白還是裝糊涂啊,你耽誤人家不輕啊。
章嘯天 (拍著胸)這明白,都在這裝著呢。但我不能啊,小林媽為了我生死不明,春兒為了我搭上了一輩子的幸福。咱不配呀,大小姐那是留過洋的人。再說,世仇啊,這個溝我這輩子是邁步過去了。我要那樣,對不起小林媽呀。
蓋忠華 你也就坑了大小姐一輩子。
    [光暗
    [光啟
章小林 冬天來了,大規模掃蕩。義勇軍外無增援,內無糧餉。義勇軍到了最危險的時刻。
     [義勇軍往北鎮撤的路上,大雪飄飛。
    [章嘯天、蓋忠華、蔡小嘎、春兒、二條子。長彪鬼鬼祟祟地跟在隊伍后面。
蓋忠華 二小姐,回牛莊吧,何必跟我們去遭罪。有你爹罩著你,鬼子也不敢把你咋地。
二條子 不,義勇軍走到哪我到哪。(看著蓋忠華)你到哪我到哪。
章嘯天 只要你們不嫌義勇軍苦就行,走,咱們一起走。加快腳步。大家要小心,前面就要過鐵路了,過了鐵路就安全了。咱們在北鎮貓冬,等春天蘆葦長出來咱就回來,繼續打鬼子。鬼子漢奸時刻在監視我們的行動,大家過鐵路時一定要快,要輕。
    [大家冒著風雪艱難前行,長彪走在最后面,鬼鬼祟祟,偷著往雪地里撒高粱米粒子。
    [切光
     [在舞臺的一角,一隊鬼子。
    [闞勺子、岡田,站在雪地里,往前望。闞勺子抓起雪地上的高粱米粒。
闞勺子 岡田隊長,你看高粱米粒,這是長彪為我們做的路標。義勇軍是往這個方向跑了。
岡 田 (舉刀)前進!
    [切光
    [義勇軍艱難行軍。
章嘯天 大家壓低身體過鐵路,過的鐵路就到北鎮了。
    [長彪落在后面,東看看,西看看,手里握著槍。他趁前面人不注意,手鉤在了扳機上,扣動了扳機。槍聲很響。
章嘯天 (壓低嗓子喊)誰?
長 彪 (哭)是我,槍走火了。
蔡小嘎 你他媽是干啥吃的?槍走火了?我看你是存心給鬼子送信。
長 彪 不敢不敢。
    [媛婷跑著上,剛跑幾步,只聽一聲槍響。媛婷站住,子彈從身后打中她。
媛 婷 (踉蹌著)嘯天哥,鬼子追來了。
章嘯天 (跑著扶住媛婷)大小姐。
媛 婷 長彪是叛徒,(她伸開手,手里是高粱米粒),長彪撒雪地里的高粱米粒。
    [蔡小嘎抓住長彪脖領子,槍抵在長彪的腦袋上。
長 彪 姐,救我。我不想死。鬼子逼我,我不答應他們就殺死你。
媛 婷 嘯天哥,我求你,隨他去吧。他畢竟是我的弟弟呀。(哭)
    章嘯天 放開他。
    [長彪眼睛東轉悠西轉悠,趁別人不注意,向前跑去。蔡小嘎向他舉槍。
章嘯天 放下槍。
    [蔡小嘎收槍。
    [槍聲大作。
長 彪 (邊跑邊喊)別開槍,闞勺子,我的長彪。
    [對面一陣亂槍,長彪身中彈倒地身亡。
    [畫外音 章嘯天,投降吧,你們被包圍了,頑抗就是死路一條。章嘯天,皇軍說了,只要你投降,讓你當軍長,高官厚祿,享不盡的榮華富貴。
章嘯天 (喊)給我打。
     [槍聲響,義勇軍不斷有人中彈犧牲。
章嘯天 蓋忠華。
蓋忠華 到!
章嘯天 你領著春兒、二條子和弟兄們突圍,我掩護。
蓋中華 不,生死我都和大哥在一起。
大 家 生死兄弟。
項青山 這樣大哥,讓年輕的義勇軍突圍,小林帶隊。
章嘯天 我明白你的意思,章小林。
章小林 到!
章嘯天 你帶領年輕的義勇軍突圍,帶著你春兒姑、二小姐和大小姐。
章小林 是!
    春 兒、二小姐、大小姐 我們跟著義勇軍,哪都不去。
章嘯天 也罷,章小林帶著小弟兄們突圍。
章小林 (揮手)弟兄們,跟我沖。(一隊戰士跟章小林下)
項青山 這是咱們的后啊,咱們留后了還怕啥。
章嘯天 開克!
    [所有人端搶射擊,槍聲起。
    [不斷有人在槍聲中倒地。春兒、二條子、媛婷,她們倒在血泊中。
章嘯天 鬼子沖過來了,上刺刀。
    [所有人上刺刀,有輪大刀的。
    [廝殺聲起。
    [項青山、蓋忠華、蔡小嘎,有射擊的,有半蹲著的,有倒地的,再頑強地站立著。
    [光漸漸暗,白的雪,紅的血,舞臺紅白對應。章嘯天緊緊握住戰旗,巍然屹立著。媛婷爬行著,艱難地站立,手臂緊緊抱著章嘯天的腰。義勇軍大旗高高飄揚。 
    [風嚎叫著,響起歌聲。
    風吹蘆葦黃啊,倆人唱地浪呀,
    唱的是二人轉伊呼呀呼嗨,
    唱的是千軍萬馬得勝歸來啊,
    唱的是咱義勇軍英勇把槍開。
    嗨,唱地那小妹妹淚珠掛呀么掛兩腮啊,
    小妹妹見到我呀,一捫要嫁給我。
    夸我槍法準,夸我是英雄。
    我腰桿直起來呀,
    騎馬挎大槍我越唱越開懷。
    打敗了鬼子兵,
    哥哥我娶你來伊呼呀呼嗨,
    哥哥我娶你來呀,哎嗨呦哎嗨呦,得嗨嗨得嗨嗨,哎嗨呦―――
 ?。ň韁眨?/div>
編號: 遼ICP備05007754號 通訊地址: 河南11选5开奖信息沈陽市大東區小北關街31號 郵編:110041 電郵:[email protected]